降压药是最主要的心血管用药,近几年一直以20%左右的速度增长。调查显示我国高血压的知晓率、治疗率和控制率仍较低,在需要大力强化筛查、治疗的大背景下,事物的另一面—高血压的过度诊疗往往被忽略了。

其实这一问题在很多国家都不同程度地存在,主要表现为不是高血压的患者被诊断为高血压,不需要用药的高血压患者被给予了药物治疗,特别是轻度的高血压患者,而我国轻度高血压患者占 60%以上。

高血压是一个危险因素,它对应的是患心脑血管疾病的风险或概率增加。因此,医生治疗高血压的目的也是为了降低发生心脑血管等疾病的概率。据蒙特卡洛方法评估的结果显示血压正常人有27%~76%的概率被误诊为轻度高血压。一些患者受劳累、心理情绪、睡眠等因素影响,血压在一段时间内呈现一过性升高,在去除影响因素或生活方式改善后血压即能恢复正常,并不能诊断高血压而终身用药。

危险因素需要控制,但如果把危险因素完全等同于疾病,不管未来患心脑血管疾病的概率是大是小都进行药物治疗,不加区分地认为获益一定大于药物副作用,就会成为过度诊疗。

传统观点认为血压越低,心血管疾病风险越低,事实上血压并非越低越好,如舒张压低至一定程度,患者缺血性心脏病的风险反而增加。

我国成年人达到心血管处于理想状态的仅有 0.2%。尽管高血压是心血管疾病的危险因素,但这并不代表降压药就可以预防疾病的发生。

对于不同年龄和不同性别的人群而言,这个界值点是不同的,当前对于成年人的高血压诊断,人为地划定了一个统一的界值—140/90mmHg是为了简化诊断方法,所以这只是当前诊断高血压的参考标准,并非金标准的概念。

人体每时每刻都在根据代谢的需要调节着血压,理想的血压应该是为血液循环提供足够动力的同时不对心血管造成损害,对于不同的个体或者同一个体的不同状态,这种理想的血压水平应是不固定的。

高血压特别是轻度高血压患者容易被误诊,一旦误诊,高血压的

首页体育